背景:
 : : 首页  校友文苑

苏东坡是中国文人心中最明亮的月亮 ——故宫苏轼书画特展游记

[日期:2021-06-24]         阅读:10 [字体: ]

寻得故宫文华殿,径往苏东坡主题书画特展而去。特展以“千古风流人物”为题,一下子让我喜欢,是的,说苏东坡是诗人或词人或画家或医家甚或文豪,都不够妥帖,千古风流人物,信夫!

副标题谓“故宫博物院藏苏轼主题书画特展”,亦甚精当。苏东坡存世手迹不过二十余件,此次特展,其人真迹仅八件,诸如“寒食帖”“赤壁赋”均存台北故宫博物院,“李白诗仙”存大阪美术馆,然观者不觉怅然有失,一来,展出了苏东坡的老师欧阳修作品,苏东坡与敬仰者范仲淹后人的书信,以及同道、后人诸多书画精品,更有临摹、钩摹、拓片无数,满足了观者对于苏东坡的景仰之心。二来,现代声光化电弥补了些许空白,特展专设一室,编年史般呈现苏东坡代表性作品,辅之以不同年代画家作品,譬如“水调歌头·明月几时有”,配的是冷枚高秋玩月图;“念奴娇·赤壁怀古”配的是蒋乾赤壁冬游图。更重要的原因在于,大家都爱苏东坡,与心仪的人亲近亲近,满心欢喜。

我尝自问,古代文人,屈陶李杜以及数不清诗文大家,皆我所爱;即便北宋文人天团中,欧阳修范仲淹王安石司马光晏几道黄庭坚秦观亦为我所爱。为何苏东坡存于我的寻常生活之中,构成了我的诗和远方?女儿问道:苏东坡是豪放派诗人,但也有多首婉约诗篇,何也?答曰:大人如苏东坡者,已无法归入何门何派。昔年有友人喜佛经,终日诵读。我问其获,友人告之:人生所有的成败得失、悲欢离合,经上均有所载,我辈人生皆是重复。以此观之,苏东坡之诗词书画,似已经验了人生所有经历,是以超越时空,为后世者说尽“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”。

西贤罗曼·罗兰说过,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,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。这句话既适合苏东坡,也不适合。说其适合,因为苏东坡在遭受那么多苦厄后仍然那么热爱这个人间世;说其不适合,是因为苏东坡没有英雄追求,在其人生的最后一页,他自题金山画像:“心似已灰之木,身如不系之舟,问汝平生功业,黄州惠州儋州。”这里的答案在哪里?或可名之为“趣”。尽管王羲之在兰亭序中说“趣舍万殊”,中国文人一以贯之的“趣”,是其身份特征,这个身份特征中的最高品牌正来自于苏东坡。苏东坡的“有趣”,让他在遭受多次贬谪后,仍然能够与友人“诵明月之诗,歌窈窕之章”,享受“山上之清风”“水中之明月”,为我们留下无数精妙文字,而且涵养了独特人格魅力和风范。后人唯有赞云:人间有味是清欢!

苏东坡一生,可用上数百年后大哲王阳明所谓“此心光明,亦复何言”予以总结。不仅如此,他还展开了无数的言说,这些精妙文字,是其光明心的大化流行,不是苏东坡在说人生说万物,而是万物人生在说苏东坡。

今日庚子中秋,诵读苏公“明月几时有?”答案一也,苏东坡就是千百年中国文人心中最明亮的月亮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本文作于2020101日)



     作者简介:郁建兴,我校86届政史专业毕业生,浙江桐乡人,博士,教授,现任浙江工商大学校长,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。



收藏 推荐 打印 | 录入: | 阅读:
上一篇:下一篇: